看電影必備神器:http://goo.gl/l9HvOo

你也許可以重新加工其中許多軟件組件,但那只能指出缺少了什麼:我們當前的人工智能能為特定問題提供範圍大顯神威上映日期狹窄的解決方案,它們並不是通用的問題解決者。你可以將範圍狹窄的人工智能疊加到一起(一輛車可以帶有能談論去哪裡、進行餐廳推薦和與你下棋讓你不會感覺無聊的 Bot),但狹窄人工智能的疊加永遠不能得到一個通用人工智能。通用人工智能的關鍵不是有多少種能力,而是這些能力的整合。

具有中等自動化潛力的工作活動與行業部門

這類可預測的體力勞動大多集中在製造業、餐飲住宿和零售業,因此,若單純考慮技術因素,這些行業是最容易受到自動化技術威脅的。

自動化影響的不僅是普通人打拼的職場,還有高層管理者。日新月異的技術可能讓人措手不及,如何充分利用潛力、避免隱患成為一個複雜的問題。在一些行業裡,自動化已經影響到市場競爭,比如在零售業中,電商憑借物理操作的自動化(如引入機器人管理庫存)和知識工作的自動化(如利用算法預測顧客想買的商品),對傳統的實體零售商形成了巨大的衝擊。

白宮對數據科學的報告《Big Risks, Big Opportunities: the Intersection of Big Data and Civil Rights(大風險、大機遇:大數據和民權的交集)》在總結章節中提到,我們需要研究審核算法的方法,以「確保人們被公平對待」。隨著我們從「大數據」走向人工智能,對算法的審核以及確保它們反映我們所支持的價值觀的需求將只會增長。

(一個公司,比如谷歌或者 Facebook,是閉門研究抑或開誠佈公,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這也就是 OpenAI 的宗旨:「以盡可能從整體上讓人類受益的方式推進數字化智能的研究,不受需要財務收益的限制。」 OpenAI 是一個激動人心而且讓人吃驚的應答(針對人們對人工智能恐懼):盡可能遠地推進這項研究,但是公開確保公共領域的研究領先於閉門研究。

根據你的交談對象,一個真的通用智能可能距離我們 10 到 50 年。考慮到預測科技未來的難度,最好的答案是「十多年以後」,而且可能更久。啥時候可以做出人類水平的機器智能?一份最近的專家調查(Future Progress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Survey of Expert Opinion)顯示,可能是 2040-2050 年左右(概率為50%)。正如 LeCun 所言,「人類水平的通用智能距離我們幾十年。」

更重要的是,我們已經看到了許多用於 GPU 的數學庫和工具方面的改進。我們可能還會看到 ASIC(application-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 )和 FPGA( field-programmable gate arrays)在未來的人工智能引擎中的使用。反過來,ASIC 和 FPGA 將成為在許多需要硬實時狀態(hard real-time)運行的硬件系統(想想自動駕駛汽車)中嵌入人工智能的關鍵。

我們如何從狹窄的、特定領域的智能邁向更通用的智能呢?這裡說的「通用智能」並不一定意味著人類智能,但我們確實想要機器能在沒有編碼特定領域知識的情況下解決不同種類的問題。我們希望機器能做出人類的判斷和決策。

核反應堆不是不會產生可用數量的鈽嗎?為什麼任何人都想要核反應堆?再一次,認為軍方和國家情報部門不會做出優秀的人工智能研究,這種想法太天真。但是,如果人工智能變成國家情報部門的專屬領域,那麼,就會有秘密竊聽和理解對話的優秀系統。

類似 Watson 這樣的引擎的創造過程是科學,然而也需要許多藝術。另外,手動優化的需求表明人工智能系統的建立方式本質上是狹隘的,只能解決單一的問題。很難想像去優化一個能夠解決任何問題的「通用智能」引擎。如果你正在做這件事,那麼幾乎可以肯定,那是一些特定應用。

身居公司高位,高管們必須首當其衝,識別自動化將在什麼方面給企業帶來變革,從而規劃如何利用優勢轉型,引入新的商業流程。關鍵的問題在於,在有了取代人工的技術及其成本時,該在什麼節點、採用什麼方式釋放價值。自動化帶來的大部分好處不在於降低人工成本,而是通過降低誤差率、提高產出和質量、安全、速度的提升來提高總體生產。

AlphaGo 可以利用 280 個 GPU 的優勢;那麼一台有 280,000 個 GPU 的計算機怎麼樣?畢竟,迄今為止我們所製造的最大計算機的計算能力只相當於一隻老鼠大腦的一小部分,更不要說與人類相比了。如果是不依賴於並行設計和神經網絡的算法呢?在一個路線中的每個元素都採取不同方法來解決問題的系統當中,你如何運用反饋?像這樣的問題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推動人工智能的研究。

我們可能看不到這樣的應用程酷寶:魔弦傳說 電影序被用於問題「理解」,而是會成為未來輔助技術的中心。它們將依靠已被機器分解並結構化的知識庫:其中包含的大量數據將超出人類的標記能力。

這並不是詆毀我們的恐懼,因為我們已經見到機器學習確實能向人類學習。微軟不幸的 Tay 是對話型人工智能 Bot 從網絡對話中「學會」種族主義和偏見的完美案例。谷歌的圖像分類曾將黑人夫婦識別為「猩猩」,這個糟糕的測試結果的原因是訓練數據集中沒有足夠的合適標注的黑人圖片。

實際上,《不道德的研究( Unethical Research)》這篇論文建議,打造一個健康的人工智能生態系統的最好方式就是將打造惡毒機器的想法公開。研究會繼續在背後進行,認為軍方研究和情報部門沒有致力於人工智能的想法,很天真。但是,名偵探柯南純黑的惡夢時刻如果沒有公開狀態下進行人工智能研究,我們就會受到軍方或者情報部門研究的支配。

但所有這些成功都是有限的。深藍、沃森和 AlphaGo 都是高度專業化的、目的單一的機器,只能在一件事上做得很好。深藍和沃森不能下圍棋,AlphaGo 不能下國際象棋或參加 Jeopardy,甚至最基本的水平都不行。它們的智能範圍非常狹窄,也不能泛化。

然而幾乎所有打著機器學習旗號的都是人工智能:分類與聚類算法(classification and clustering algorithms)、各種決策樹(decision trees)、遺傳算法(genetic algorithms)、支持向量機(support vector machines)、分層式即時記憶(HTM:hierarchical temporal memory)等等。

現在,計算機能夠完成的大多是定義明確的工作,比如路線優化,但是我們的社會還需要許多相對模糊的工作,比如確定適當的目標、解讀階段成果、對解決方案進行常識性的檢查等。人類互動的重要性在兩個行業體現得最為明顯,它們也具有相對較低的自動化潛力——醫療健康和教育。

總的來說,醫療健康的自動化潛力約為36%;對於日常工作要求較高程度專業經驗、需要與病人直接接觸的從業人員來說,其可替代性更低。我們的研究指出,光考慮技術因素的話,一名註冊護士的工作只有不到30%能夠被自動化取代,口腔科醫師更低,只有13%。

從這些角度出發,一些「中等技能」(middle skill)的崗位相對容易被自動化取代,比如數據收集與數據處理工作。隨著自動化技術不斷進步,機器也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取代一些技能要求更高的工作。

我們可以通過對話系統或自主機器人系統的複雜度分佈來更為簡單地定義人工智能,並說人工智能只是單純關於構建能回答問題和解決問題的系統。能夠回答問題和推理複雜邏輯的系統是我們已經開發了好些年的「專家系統」,其中大部分都嵌入在沃森中。(AlphaGo 解決的是不同類型的問題。)

將超智能看作一個規模問題會更容易一點。如果我們可以創造「通用智能」,可以很容易估計出它將很快就比人類強大成千上萬倍。或者,更準確地說,通用人工智能要麼將顯著慢於人類思維,難以通過硬件或軟件加速;要麼就將通過大規模並行和硬件改進而獲得快速提速。

我們可能不想由一個人工智能系統來做決定,而可能會想為自己保留決定權。我們或許想讓人工智能通過提供信息、預測任何行動過程的後果、提出建議來增強智慧,而把決定權留給人類。儘管有點《黑客帝國》的感覺,但這個被人工智能所服務的增強我們的智慧而非推翻我們的未來會比服侍一匹脫韁的人工智能有著更大可能性。

實現自動化的例子並不鮮見,比如自動售貨機和自動咖啡廳。餐飲行業也在探索更新穎的概念,比如自助點單,甚至引入機器人服務員。據說,Momentum Machines公司推出的一款漢堡機器人每小時可以做出360個漢堡,能使一系列的烹飪和準備過程自動化。另一方面,儘管在技術上非常可行,企業也必須考慮收益與成本的平衡。上述一些工作活動中,由於對技能要求低、勞動力供應大,職員工資接近美國職場上的最低水平。既然餐廳服務員的時薪只需10美元左右,以降低勞動力成本為由引入機器可能就站不住腳了

正如計算機革命本身所發生的那樣,計算機被搬出了機房並被廣大市民所使用,同樣的民主化進程正在製造一場人工智能革命。來自許多背景和環境的人利用人工智能做試驗,我們將會看到許多新型應用。有些會看起來像科幻小說(儘管自動駕駛汽車被看做科幻小說還只是幾年前的事);肯定會有我們甚至無法想像的新應用出現。

自然語言處理是突破口

但不管人工智能是什麼,過去幾年我們確實已經在從機器視覺到玩遊戲等眾多領域取得了很多進展。人工智能正在從一項研究主題向早期的企業採用轉變。谷歌和 Facebook 等公司已經在人工智能上投入了巨大的賭注,並且已經在它們產品中應用了這一技術。

類似地,要取得成功,人工智能不需要將重點放到模仿大腦的生物過程上,而應該嘗試理解大腦所處理的問題。可以合理地估計,人類使用了任意數量的技術進行學習,而不管生物學層面上可能會發生什麼。這可能對通用人工智能來說也是一樣:它將使用模式匹配(類似 AlphaGo),它將使用基於規則的系統(類似沃森),它將使用窮舉搜索樹航海王劇場版有哪些(類似深藍)。

它需要不斷重複做這些事,不斷更新它的解決方案。但是,即使一輛自動駕駛汽車整合了所有這些人工智能,它也不具備我們所期望的通用智能應該具備的靈活性。你不會期待一輛自動駕駛汽車能和你交談或佈置你的花園。將從一個領域學習到的知識應用到另一個領域的遷移學習是非常困難的。

沃森已經在醫療診斷等應用中取得了很多成果,但它基本上仍然只是一個必須為特定領域專門調製的問答機器。深藍擁有大量關於國際象棋策略的專門知識和百科全書式的開放知識。AlphaGo 是用更通用的架構構建的,但其代碼中仍然有很多人工編碼的知識。我不是輕視或低估他們的成就,但認識到他們還沒有做成的事也是很重要的。

現有技術最難取代的是管理培訓類的工作(自動化潛力只有9%)或是利用經驗知識進行決策、規劃和創意性工作(18%)。這些活動往往被歸類為知識型工作,從軟件編程到撰寫宣傳文案等,內容不一而足。

我們還沒能創造出可以解決多種多樣不同類型問題的人工通用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我們還沒有聽一兩年人類對話的錄音就能自己說話的機器。儘管 AlphaGo 通過分析數千局比賽然後又進行更多的自我對弈而「學會」了下圍棋,但這同樣的程序卻不能用來掌握國際象棋。

總而言之,衡量某行業或職業的自動化潛力,需要反映上述因素及其利益權衡之間微妙的相互影響。 雖然現在機器的確取代了一些人類工作,但這不一定意味著這種工作就不需要人工參與了。恰恰相反,有時候一些已經部分自動化的職業反而需要增加人工投入,因為社會總需求有所增加。舉個例子,美國市場在八十年代開始大規模應用條紋碼掃瞄儀和零售終端系統,使得每家商店的人工成本降低了約4.5%,商品成本降低了1.4%。但是,收銀員依然存在,而且僱傭人數在1980年到2013年間還以年均2%的速度增長。

我們所說的「智能」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在 Radar 2014 年的一篇文章中,Beau Cronin 出色地總結了許多人工智能的定義。我們對人工智能的期待嚴重依賴於我們希望用人工智能做什麼。對人工智能的討論幾乎總是開始於圖靈測試。

鑒於我們的未來將不可避免地與人工智能捆綁在一起,我們就必須要問:我們現在發展得如何了?人工智能的現狀是怎樣的?我們將走向何方?

這種情形也將不可避免地發生在人工智能身上。實際上,已經發生了。我已經避免對機器智能和人工智能做出區分;「機器智能」是一個術語:當人工智能這個詞聲名狼藉時,這個術語被用於指代人工智能研究中的一些想法。

定義人工智能不是困難,而簡直是不可能,這完全不是因為我們並不理解人類智能。奇怪的是,人工智能的進步更多的將幫助我們定義人類智能不是什麼,而不是定義人工智能是什麼?

我們先以自動駕駛汽車來證明我們所面臨的問題。要實現自動駕駛,汽車需要將模式識別和其它能力整合到一起,包括推理、規劃和記憶。它需要識別模式,這樣才能對障礙物和街道標誌做出反應;它需要推理,這樣才能理解交通規則和解決像避開障礙物等任務;它需要規劃以獲得從當前位置到目標位置的路徑,並同時考慮到交通狀況等其它模式。

但即使有了更好的硬件,我們仍然需要分佈於成千上萬個節點中的算法;我們需要能夠飛速地重新編程 FPGA 的算法,以適應待解決問題所使用的硬件。MapReduce 在數據分析中很流行是因為它提出了一個並行化一大類問題的方法。

但是,正如我們在開頭申明、在文中多處強調的一點,除了考慮自動化的技術潛力,自動化的市場應用前景還需要從商業角度考慮收益與成本、勞動力的動態供需、影響人們接受程度的監管和社會因素等。

像 diffbot 和 deepdive 這樣的項目是利用半監督學習來找出非結構化數據中的結構——無論是大量的科學論文還是眾多網站的碎屑。一旦他們創建了一個數據庫,就能用更傳統的工具—— API、SQL 語句或者桌面應用程序——訪問該數據庫。

要對照片分類,一個人工智能系統首先會獲得數百萬張已經正確分類了的照片;在學習了這些分類之後,它還要使用一系列標注了的照片進行測試,看它們是否能夠正確標注這個測試集。如果沒有標注,機器又能做什麼?如果沒有元數據告訴機器「這是鳥,這是飛機,這是花」,它還能發現照片中重要的內容嗎?機器能像人和動物一樣,只需觀察遠遠更少的數據就能發現模式嗎?

來自:咨詢家微信號:zixunj

但我們可以思考人工智能的未來,以及我們開發協助我們的人工智能的方式。這裡給出了一些建議:大部分對超人工智能的恐懼都不是在害怕我們已經知曉或理解的機器,他們害怕的是最糟糕的人性加上無限制的力量。我們無法想像一個思考著我們不能理解的想法的機器;我們想像那是不可戰勝的希特勒或斯大林——我們確實能理解他們的想法。我們的恐懼本質上是人類的恐懼:對像人類一樣行為的萬能機器的恐懼。

人工智能並不局限於學術界的計算機科學研究者,而是像 Pete Warden 所展示的那樣,越來越多的人都能夠參與進來。你無需瞭解如何實現一個複雜的算法並讓它在你的硬件上運行得多麼好。你只需要知道如何安裝庫並標注訓練數據就行了。

在本研究涉及的所有行業部門中,自動化潛力最低的是教育行業(至少從目前的數據來判斷的確如此)。當然,數字技術也在給教育產業帶來變革,當前流行的許多線上課程和學習工具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教學的本質在於術業有專攻,並在此基礎上與他人進行複雜的互動,而這兩類工作都是表一中屬於自動化潛力最低的,卻佔據了教育產業將近一半的工作。

圍棋專家稱 AlphaGo 的一些落子是「創造性的」;但它們源自與其它所有落子完全一樣的過程和模式,而並非以一種新的視角看待這項遊戲。同樣算法的重複應用可能會產生讓人類感到驚訝或意外的結果,但僅僅的驚訝並不是我們所說的「創造力」。

AlphaGo 的開發者聲稱使用了遠比深藍更通用的算法來訓練人工智能:他們製作了一個只具備最少圍棋知識策略的系統,學習主要是通過觀察圍棋比賽獲得。這指明了下一個大方向:我們可以從機器基於標注數據的監督學習走向機器依靠自己組織和結構化數據的無監督學習嗎?

金融服務和保險行業就是兩個很好的例子。金融界向來依賴專業經驗,股票經紀和投行都是靠腦子立足的。但是,金融和保險從業者中,50%的時間都是用於收集和處理數據。這兩方面的工作完全可以用自動化技術取代。

這類工作比可預測環境下的工作要求更高的靈活性,因此僅用現階段的技術相對更難實現自動化,其自動化潛力為25%。不過,也有一些工作更容易引入自動化技術,比如農業(如評估作物質量)和建築業(把建築藍圖化為具體的作業要求)。

但谷歌和 Facebook 只是開始而已:在未來十年,我們將見證人工智能蔓延進一個又一個的產品。我們將與 Bot 交流——它們不是照本宣科的機器人撥號程序(robo-dialer),我們甚至不能意識到它們不是人類。我們將依賴汽車進行路線規劃,對道路危險做出反應。

據報道 AlphaGo 運行於 1920 個 CPU 和 280 個 GPU ;;擊敗了 Lee Sedol 的機器可能更加龐大,並且它使用了谷歌用於構建神經網絡所開發的定制硬件。即使人工智能算法在普通筆記本上運行很慢,但在像 AWS、GCE 和 Azure 的雲平台上配置一些重要的算力是容易且相對便宜的。機器學習得以實現,部分也是因為這種存儲大量數據的能力。1985 年時的千兆字節(GB)還很罕見且重達數百磅;現在它已司空見慣,廉價而小巧。

儘管如此,教育行業27%的工作依然有望用現有技術替代,主要是那些課堂以外的輔助性工作,比如校園保安、清潔工、負責人事記錄的行政人員等。把數據收集和處理的活動用自動化技術代替,能夠降低教育行業的行政支出,在保持教學水平的同時降低成本。

像 Watson 一樣令人印象深刻的、需要大量手動調整的系統是一塊通向智能道路上的最好的踏腳石。任何的通用人工智能和大多數的狹義人工智能系統都將可能電影app 推薦結合多種算法,而不是使用單一的、尚未被發現的主算法。

知識數據庫和圖表已被應用到許多智能應用中,包括谷歌的知識圖譜(Knowledge Graph)。在我們走向聊天應用時,挖掘暗數據並找出其中結構的能力將變得更加重要。在聊天應用從腳本化和目標狹隘型邁向為用戶返回任意問題的答案型的道路上,暗數據的有效利用將成為這一轉變的關鍵。

未雨綢繆永遠都不會為時太早,高管們盡早熟悉現在的數據技術和自動化技術。更大的挑戰在於勞動力、組織架構和企業文化上做出改變,這樣企業才能對自動化全面顛覆商業做好準備,學會把自動化視為一種可靠提升生產率的槓桿。換言之,管理層需要「放手」,捨棄與組織發展進步背道而馳的陳腐思想。

同樣的一般方法呢?也許可以吧。但我們目前最好的成就離真正的通用智能還很遠——樓下的房客 影評真正的通用智能能靈活地無監督地學習,或能足夠靈活地選擇自己想要學習的內容,不管那是玩棋盤遊戲,還是設計 PC 板。

不過,本文一直強調的一點是,「能夠被自動化」不等於「會被自動化」,更多的經濟因素在起作用。簿記員、會計師和審計員的工作誠然需要一定技能與培訓,但是這些工作能夠大部分被軟件和電腦取代,因此自動化成本低於人力成本。

儘管神經網絡這樣的方法原本是為模擬人腦過程而開發的,但許多人工智能計劃已經放棄了模仿生物大腦的概念。我們不知道大腦的工作方式;神經網絡計算是非常有用的,但它們並沒有模擬人類的思維。

超越通用智能後的下一步是超智能(super-intelligence 或 hyper-intelligence)。目前我們還不清楚如何區分通用人工智能和超智能。我們期望超智能系統會具備創造力和直覺等性質嗎?鑒於我們對人類的創造力還不甚理解,思考機器的創造力就更為困難了。

可以執行物理行為的人工智能迫使我們思考機器人的行為。應該用什麼樣的道德來規範自主機器人?阿西莫夫的機器人定律?如果我們認為機器人不應該殺死或傷害人類,武器化的無人機已經打破了這道界限。儘管典型的問題「如果事故不可避免,自動汽車應該撞向嬰兒還是老奶奶?」是虛假的道德,但這個問題也有一些更為嚴肅的版本。

下一代助理將是(已經是)半自主性的。幾年前,Larry Page說《星際迷航》中的計算機是理想的搜索引擎:它是一台能夠理解人類、已消化所有可用信息、能在被提問之前就給出答案的計算機。如果你現在正在使用谷歌,當它第一次告訴你由於交通堵塞要你早點出發赴約時,你可能會感到驚訝。

我們將從數千個內核 GPU 擴展到數千個芯片上的數以萬億計的內核,其數據流來自數十億的傳感器。在第一種情況中,當加速變緩時,通用智能可能不會那麼有趣(儘管它將成為研究者的一次偉大旅程)。在第二種情況中,其增速的斜坡將會非常陡峭、非常快。

Yann LeCun 曾在 Facebook 的一篇帖子中說到:「在我們想要得到真正的人工智能之前,我們必須解決無監督學習的問題。」

GPS 導航系統是一個人工智能系統用來增強人類智慧的絕佳案例。給定一張適宜的地圖,大多數的人都能從 A 點導航到 B 點,儘管這對於自身能力還有很多要求,尤其是在我們不熟悉的領域。繪製兩個位置之間的最佳路線是一個棘手的問題,特別是當你考慮到糟糕的交通和路況時。

對人工智能的描述圍繞著以下幾個中心:強度(有多智能)、廣度(解決的是範圍狹窄的問題,還是廣義的問題)、訓練(如何學習)、能力(能解決什麼問題)和自主性(人工智能是輔助技術還是能夠只靠自己行動)。這些每一個中心都有一個範圍,而且這個多維空間中的每一個點都代表著理解人工智能系統的目標和能力的一種不同的方式。

世界充滿了「暗數據」:不存在於良好、有序的數據庫中的非結構化信息。它在網站上、埋於表格裡、被珍藏在照片和電影中;但它不易被機器智能或其他智能所捕獲。

人工智能方面的進步取決於更好的算法,還是更好的硬件?如果這個問題還算有意義,那麼答案就是「同時」。即使 GPU 進展的時間速率已經停止,我們把更多東西塞進一張芯片的力還沒有停滯:AlphaGo 的 280 個 GPU 能夠輕鬆平均 20 萬個核心。

圖靈假設人們可以通過聊天的方式與計算機交互:他假設了一種與計算機的溝通方式。這個假設限制了我們期望計算機做的事:比如,我們不能期望它能駕駛汽車或組裝電路。這也是一個故意的模稜兩可的測試。計算機的答案可能是閃爍其詞的或完全不正確的,正確無誤不是重點。人類智能也可能會是閃爍其側或不正確的。我們不大可能將正確無誤的人工智能誤解為人類。

然而,醫療行業的部分工作依然可以引入現有技術進行自動化處理,比如為病人準備食物、執行非靜脈注射的治療等。同理,與數據收集相關的工作也可以自動化處理,比如三分之二的時間都用於收集病人健康信息的助理護士。一些相對複雜的工作,如在簡單手術中給病人麻醉、進行放射性檢查等,在技術上都有可能實現自動化。

人工智能的興起依賴於計算機硬件的巨大進步。列舉計算機性能和存儲技術自人工智能之冬起(維基百科追溯到 1984 年)的 30 多年間的巨大進步是很乏味的。但這是此篇文章無法迴避的一部分,特別是如果你已經見過 IBM 的沃森機器支架。

第三個考量因素是勞動力與相應的供需動態變化:如果勞動力供應充足,則意味著勞動力成本顯著低於自動化成本,這就能成為反自動化的決定性因素。

人類和動物都可以從相對很少的數據中構建模型和抽像:比如,我們不需要幾百萬張圖像才能識別出一種新的鳥或在一座新城市找到我們的路。研究者正在研究的一個問題是對視頻的未來畫面的預測,這將需要人工智能系統構建對世界運作方式的理解。

有可能開發出能應對全新環境的系統嗎?比如在冰面汽車會難以預料的打滑。人類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儘管它們不一定很擅長。無監督學習指出,光是靠更好更快的硬件,或開發者只是用當前的庫進行開發,問題將無法得到解決。

有一些學習方法處在監督學習和無監督學習星艦迷航記的中間。在強化學習中,系統會被給予一些代表獎勵(reward)的值。機器人可以穿過一片地面而不跌倒嗎?機器人可以不用地圖就駕駛汽車穿過市中心嗎?獎勵可以被反饋給系統並最大化成功的概率。(OpenAI Gym 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強化學習框架)。

在一端,監督學習意味著再現一組標記,這在本質上是模式識別,而且容易發生過擬合。在另一個極端,完全無監督學習意味著學習歸納性地推理關於一個情形的情況,這還需要算法上的突破。半監督學習(使用最少的標注)或強化學習(通過連續決策)代表著這些極端之間的方法。我們將看到它們能達到哪種程度。

不過,若僅從技術潛力來看,製造業的自動化前景在美國市場上排在第二,排在首位的是服務業裡的餐飲住宿行業。根據我們的分析,73%的後勤工作——比如準備食材、烹飪、上菜、清潔、洗碗等——在技術上都完全可以實現自動化。

在《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Modern Approach》一書中,Peter Norvig 和 Stuart Russell 寫道:「當萊特兄弟和其他人停止模仿鳥類並開始學習空氣動力學時,對『人工飛行』的追求才獲得成功。」

如果我們假設人工智能必須被嵌入到能夠運動的硬件中,比如機器人或自動駕駛汽車,我們會得到一組不同的標準。我們會要求計算機在它自己的控制下執行一個定義不清的任務(比如開車到一家商店)。我們已經打造出了在路線規劃和駕駛上比大多數人類都做得更好的人工智能系統。

谷歌的自動駕駛汽車負有責任的那次事故的原因是該算法被修改得更像人類一樣駕駛,並由此帶來了人工智能系統通常不會具備的風險。

自動駕駛汽車還有很多沒能解決的困難問題:比如在暴風雪的山路上行進。不管人工智能系統是嵌入在汽車裡,還是無人飛行器或人形機器人裡,其所面臨的問題本質上是類似的:在安全、舒適的環境中執行是很容易的;而在高風險、危險的情形中則艱難得多。

人類也不擅長這些任務,儘管圖靈所期望的對話中人工智能是迴避式的或甚至會錯誤地回答問題,但在高速路上駕駛時,模糊或不正確的方案卻是不能接受的。

機器學習、機器人等自動化技術在日常生活中越來越有存在感,不難想見,它們對職場的影響也已成為研究機構和公眾關注的焦點。那麼問題來了,哪些工作更容易被機器取代,哪些又能暫時高枕無憂?

為了避免會殺死其內部乘客的事故,自動駕駛汽車應該衝向人群嗎?抽像地回答這個問題很容易,但很難想像人類會願意購買會犧牲他們而不傷害旁觀者的汽車。我懷疑機器人將來能夠回答這個問題,但它也必然會在福特、通用、豐田和特斯拉的董事會上得到討論。

如下熱度圖所示,不同行業及業內的不同工作的自動化潛力都各不相同。

但是,正如 Beau Cronin 指出的那樣,解決對人類來說存在智力挑戰的問題是相對簡單的;更困難的是解決對人類來說很簡單的問題。很少有三歲孩童能下圍棋。但所有的三歲孩童都能認出自己的父母——而不需要大量有標注的圖像集。

我們所說的「智能」嚴重依賴於我們想要該智能所做的事,並不存在一個能夠滿足我們所有目標的單個定義。如果沒有良好定義的目標來說明我們想要實現的東西或讓我們衡量我們是否已經實現了它的標準,由範圍狹窄的人工智能向通用人工智能的轉變就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

人工智能的新聞報道聚焦於能夠自主行為的機器自主系統。這麼做有充足的理由:它有趣、性感、且有點令人害怕。在觀看人類輔助 AlphaGo 下棋的同時,很容易去幻想一個由機器主宰的未來。然而相較於自動化設備,人工智能有更多超過人類的東西。真正的價值——人工智能或者智能增強——都在哪裡?人工智能還是智能增強?

這個問題自對於人工智能的初次嘗試起就被問到,並由 John Markoff 在《Machines of Loving Grace》中深入探討過。

在美國職場上的所有職業中,三分之一的工作時間都用於收集和處理數據,這兩項工作的自動化潛力都超過了60%。長久以來,許多公司已經把採購、工資支出、物資計算等工作進行自動化處理,現在隨著技術進步,計算機能夠處理更多工作,甚至包括貸款申請。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不僅是職場新人或是普通員工需要收集和處理數據,年薪超過20萬美元的高層也會把約31%的時間花在這些基礎的事情上。

這些技術沒有一種能與人類智能直接對應。人類比任何計算機都做得更好的是構建他們的世界的模型,並根據這些模型採取行動。

但是有了自動駕駛車輛的除外,我們從未把導航引擎連接到方向盤上。 GPS 是一種嚴格意義上的輔助技術:它給出了建議,而不是命令。當一個人已經作出忽略 GPS 建議的決定(或錯誤)時,你都會聽到 GPS 說「重新計算路線中」,那是它正在適應新情況。

在過去幾年中,我們已經看到許多各種意義上有資格作為人工智能的應用程序。幾乎所有「機器學習」框架下的事物都有資格成為人工智能:事實上「機器學習」是在人工智能學科陷入聲名狼藉之時,被指稱回人工智能更為成功的那部分。你不必一定要構建帶有人類聲音的人工智能,像是亞馬遜的 Alexa,當然它的推薦引擎肯定是人工智能。

類似 Stitchfix 的 web 應用也是人工智能,它增加了由時尚專家們運用推薦引擎所做出的選擇。我們已經習慣了那些處理客戶服務電話的聊天機器人(並經常被它們氣壞)——準確度或高或低。你可能最後還是得和人類對話,而其中的秘密就是使用聊天機器人清理掉所有例行問題。讓某個人類去抄錄你的地址、保單號碼和其他標準信息沒什麼意義:如果內容不是太多,計算機可以做得至少同樣準確無誤。

去年,我們曾撰文闡明,現有的技術能夠使45%的工作自動化;60%的不同職業中,至少30%的工作能夠被機器和現有的技術取代。在本文中,我們將按被自動化技術取代的難易程度把工作分成三類:非常容易受影響(highly susceptible)、不太容易受影響(less susceptible)、最不容易受影響(least susceptible)。在每一類裡,我們將分別討論在哪些部門和職業裡,機器人和機器最容易取代人工。文章結尾將討論當今發展勢頭迅猛的技術(比如自然語言生成)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對於企業高管又有什麼啟示。

這就需要縱觀多個不同的數據集:你目前所在的位置、你的約會地點(可能在你的日曆或聯繫人列表中)、谷歌地圖數據、目前的交通狀況、甚至是有關預期交通模型的時間先後數據。它的目的不是回答某個問題;而是甚至在用戶意識到需求之前就提供幫助。

為什麼人工智能在遭受「人工智能的冬天」(AI winter)的幾十年聲名狼藉之後,會成為當下如此熱門的話題?當然,人工智能的新聞也出現深藍之後,之後又有沃森的故事;但這些風潮都沒能持久。看到目前的人工智能崛起為另一次風潮是很有誘惑力的。這能讓我們忽視過去十年的變化。

最難自動化的工作

在強度(strength)中心上,可以很容易看到過去 20 年的成果,並認識到我們已經造出了一些極其強大的程序。深藍(Deep Blue)在國際象棋中擊敗了 Garry Kasparov;沃森(Watson)擊敗了 Jeopardy 的常勝冠軍;AlphaGo 擊敗了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好的圍棋棋手李世石。

除了存儲和處理數據的能力,我們現在還能生成數據。在上世紀 80 年代,大多影像都是模擬信號。現在它們全是數字的,並有很多存儲於像是 Flickr、Google Photos、Apple Photos、Facebook 等的網絡服務商那裡。許多在線照片已經被貼上了一些描述性的文本,這使得它們成為了訓練人工智能系統的良好數據集。

我們的許多對話也都是線上的,通過 Facebook、Twitter 和許多聊天服務。我們的購物歷史也是一樣。所以我們(或者更準確的說是 谷歌、蘋果、雅虎、 Facebook、亞馬遜等)就有了訓練人工智能系統所需的數據。

我們在算法上也取得了顯著的進展。神經網絡並不是特別的新,但是「深度學習」卻堆疊了一系列通過反饋來自我訓練的網絡。因而深度學習試圖解決機器學習中最難的人類問題之一:從數據中學習最優表徵。處理大量數據很簡單,但是特徵學習就更像是一門藝術而非科學。深度學習是要實現那門藝術的部分自動化。

我們不僅取得了算法上進展,更讓它得到了廣泛的使用,例如 Caffe、 TensorFlow、Theano、Scikit-Learn、 MXNet、 CNTK 等等。

《人工智能全局概覽:通用智能的當前困境和未來可能》

因此,從技術潛力來說,佔據金融從業者43%工作時間的活動都能用自動化取代。區別在於,抵押經紀人可能90%的工作時間都用來處理抵押申請,若能引入更先進的核證流程來處理文件和信貸申請,以上比例就能降到略高於60%。這樣,經紀人就能從日常事宜中抽出更多時間向顧客提供建議,達成雙贏。

其他具有中等自動化潛力的工作包括不可預測環境下的大量體力活動或機械操作,典型行業如農業、林業、建築等,具體崗位包括在建築工地操作起重機的工人、提供緊急醫療服務的急救人員、在酒店整理房間的清潔人員等。在酒店整理房間歸類為不可預測環境下的工作,因為不同客人可能把床鋪弄亂成不同的樣子、可能在床上亂堆放衣服等。

未來,如果機器對自然語言的理解能力能夠達到人類的中等水平,即電腦能夠理解人類的日常溝通互動,我們將迎來一次大規模的技術突破。在零售業,這種自然語言處理的進步能夠把現在53%的自動化潛力提高到60%。金融和保險行業的提高更為明顯,能夠從43%躍升到66%。醫療健康行業也能得益,雖然我們認為現有技術還不能完成所有診斷和治療的工作,但技術必然會隨著時間不斷發展,從而擴大應用前景。現在,機器人或許還不能幫你洗牙、給孩子上課,但誰也無法預測未來。

這並不一定意味著機器將實現創造力、直覺或本能等沒有數字類比的概念。通用智能將具備處理多種類型的任務和適應未曾預料的情形的能力。一個通用智能無疑可以實現「正義」和「公平」這樣的概念:我們已經在談論人工智能對法律系統的影響了。

在美國職場上,工作者幾乎五分之一的時間都花在體力勞動或在可預測環境下操作機械上;可預測環境,即員工熟悉的工作環境和工作內容,即使發生變化也是相對容易預測的。通過改裝與應用現有的技術,我們估計,這類工作活動的自動化技術可行性為78%,是七個大類裡最高的。

不像人工智能冬天的黑暗時期,那時數據有限、計算機很慢,現在我們到處都能看到成功的人工智能系統。谷歌翻譯肯定不會像人類翻譯員那樣好,但是它經常能夠提供一個可用的翻譯結果。儘管語音識別系統還沒有達到隨處可見的程度,也也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了,且其準確度令人驚歎;一年前谷歌聲稱安卓手機可以正確無誤地理解 92% 的問題。如果一台計算機能夠準確地將問題轉化為文本,那麼下一步就是把問題變成答案。

同樣,圖像識別和圖像處理也已經變得司空見慣。儘管存在一些被廣泛報道的尷尬錯誤,計算機視覺系統能夠以在幾年前還不可想像的精確度來識別人臉。

理所當然地,對此問題的適宜約束在其成功中起著巨大作用:Facebook 可以識別照片中的面孔,是因為它假定照片裡的人很可能是你的朋友。計算機視覺是(或將是)從尋常到可怕等各種層次的人工智能應用的中心。視覺顯然是自動駕駛車輛的關鍵;它對於監控、自動鎖定無人機和其他不令人舒服的應用也同樣重要。

深度學習和神經網絡在過去的一年裡已經吸引了大量的華納威秀 信用卡優惠關註:它們已經實現了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和其他領域的進步。

可以毫不誇張地估計:在未來幾十年中,我們所接觸的每一種應用程序都將整合進一些人工智能功能,而如果使用應用程序,我們將無法做任何事。

這些技術可以被自己使用,也可以與其他技術結合使用。IBM 的沃森是集成學習(ensemble learning)一個很好的例子:它是一個基於規則的系統,並依據所要解決的問題來結合使用其他算法。這個規則在很大程度上是手工制定的,而其他算法則需通過精心調整來獲得良好效果。

零售業是另一個具有很高自動化潛力的行業。我們預計,零售業53%的工作都是可以被機器取代的,不過跟製造業相同的是,不同崗位需要具體分析。對零售商來說,引入高效的技術管理庫存和物流是行之有效的,比如清點商品、打包發貨、收集客戶信息等。但是,零售業同樣需要熟練的認知與社交技能,比如給客戶推薦商品的銷售人員。因此,我們的研究指出,銷售人員47%的工作具有自動化潛力,這一數字遠低於簿記員、會計師和審計員的86%。

但這種用來得到良好結果的調整是一個主要的限制:AlphaGo 團隊負責人 Demis Hassabis 說這樣的調整「幾乎像是一種藝術形式。」如果取得好結果需要花幾年時間,並且只有一些專家(Hassabis 說有幾百人)有能電影 優惠力做這項工作,那麼它還是「人工智能」嗎?

其他考慮因素包括監管和社會接受度方面的問題,比如特定工作背景對於機器的接受程度,這些也必須納入考量。比如理論上來說,機器人能夠取代護士的一些工作,但是更願意與人類接觸的病人會對冰冷的機器產生反感。

事實上,這份研究呈現出來了更加微妙的結果。在下一個十年裡,自動化能夠完全取代的職業其實很少,但是對所有行業都會多多少少地產生影響,這取決於具體的工作。現在,自動化能代替的遠不止是重複勞動的製造業工作,還可能給醫療健康和金融等相當依賴知識的行業帶來變革,起碼從技術上來說是完全行得通的。

技術可行性是實現自動化的必要條件,但不能完全據此預測一項工作活動能否被機器取代。因此我們引入第二個因素,即開發部署自動化所需的軟硬件線上 看 電影的成本。

如何管理日益自動化的企業?

並行顯然在人工智能中起作用,但它的限制是什麼?並行的殘酷現實是,其不可被並行的部分能把你折磨死。而大多數並行算法的標誌是,你需要一個用以收集部分結果並產生單一結果的階段。AlphaGo 在計算下一步棋時可能正在查看成千上萬個選擇,但在某一點上,它需要瀏覽所有的選項,評估哪個是最好的,並給出一個單一結果。

最容易被機器取代的工作

在人工智能算法中使用更多(更快)的硬件有可能使我們獲得更好的圍棋手、國際象棋手和 Jeopardy 玩家。我們將能更快更好地分類圖像。不過這是我們目前可解決問題的一項改進而已。更多計算能力將會把我們從監督學習領到無監督學習嗎?它會把我們從狹義的智能引到通用智能中嗎?這還有待觀察。無監督學習是一個難題,而且我們並不清楚能否只通過使用更多硬件來解決它。我們仍然在尋找一個可能並不存在的「主算法」。

對超智能的談論很容易把人嚇到。而且據一些人說,現在是時候決定我們想要機器做什麼了,趁現在還未為時已晚。儘管這種立場可能過於簡化了,但思考如何限制我們還未造出來的設備是非常困難的;而且它們的能力我們現在還無法想像,可能未來永遠也無法理解。

拒絕人工智能也是很困難的,因為沒有任何技術是在人類事先考慮周全之後才被發明出來的。在歷史的不同時期人們害怕的許多技術現在已經司空見慣:在某個時候,很多人認為以超過每小時 60 英里的速度旅行是致命的。蘇格拉底反對書寫,因為他擔心這會導致健忘:想像一下他會如何看待我們今天的技術!

神鬼認證 傑森包恩線上看附加閱讀:

有鑒於此,麥肯錫對八百多個職業、二千多項工作進行了詳細分析,得出以下初步結論。我們使用的數據來自美國勞工統計局和O*Net,對整個美國經濟裡這些工作的平均耗時、將其自動化的技術可行性進行了量化分析。

機器學習成為種族主義者的方式和人類差不多一樣:因為這是我們教它們那樣做的,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這是一個人類問題,而且是一個可以解決的問題。我們可以在人工智能學習的內容和方式上更加小心。

我們可以對我們的訓練集中的內容以及這些訓練集的標注方式更加謹慎,我們可以過濾我們認為可以接受的答案類型。這些沒什麼是特別困難的;但卻是必須要做的。更困難的是在目前的環境中讓人們達成共識:認為種族主義和仇恨是不好的。

這是人類價值觀的問題,而不是機器智能的問題。我們會構建出反映了我們自身價值觀的機器:我們已經在那樣做了。它們是我們想要反映的價值嗎?

何為自動化潛力?

將對人工智能的深入研究開放給大眾,讓公眾可以見證到,這一點極其重要。這並非因為我們相信,大眾會對研究少些「恐懼」(這一點,或許是對的,也可能是錯的),也不是因為大眾多少會對超級智能的觀念「習以為常」;而是因為較之公之於眾的研究,人們對閉門研究會投以更大的關注。

以製造業賞金獵人 李敏鎬為例,工人們在可預測環境下進行體力勞動或操作機器佔據了工作時間的三分之一,工作內容包括商品包裝、給生產設備上料、焊接、設備維修等。因此,約59%的生產活華納威秀電影動能夠自動化,但是這個數字忽略了不同活動之間的差別。具體而言,焊接機、切割機等工作中,有90%可自動化,但是客服代表工作的可行性則低於30%。同一行業裡,不同企業也有不同的自動化潛力。

討論自動化時,我們用來衡量的是現有技術能夠使一種工作自動化的潛力;換言之,即一種工作的自動化在技術上是否可行。每一職業都由不同工作組成,每一工作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動化技術可行性。技術可行性,指利用現有技術使現有工樓下的房客 線上看作自動化而節約下來的原工作時間。

對於研究來說,開放且公開也同樣重要,因為研究起源時常決定了研究的應用。核能就是個好例子。我們可以打造安全、高效的核反應堆。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打造過釷反應堆,因為他們不會幫你製造炸彈,而且對核能的深入研究是由國防部門控制的。

第四個因素是其他替代人工帶來的好處,包括提高產量和質量、減少誤差等。

當思考人工智能還能為我們做些什麼時,我們的想像力會受到限制,而且也很難想像人工智能的應用到底會有哪些,除了殺人無人機、老大哥(Big Brother,典出喬治·奧威爾的名著《1984》)的耳目。我們或許永遠無法研發出智能醫療系統和機器人護士助理。

如果我們想要讓人工智能服務於人類,就必須公開進行研究:作為人工智能研究人員這一更大社區的一部分,作為更為廣泛的公眾討論(討論目標和宗旨)的一部分。我們必須小心,不要打造出人類自己的最糟夢魘;但是,也許需要認識到,噩夢只不過是一個更強大的、真實的人類自身的版本。

扎克伯格最近說道,未來五到十年,人工智能會比人類更善於做一些最基礎的任務。也許他是對的,但是,同樣清楚的是,他討論的是狹義人工智能:從事特別任務,比如語音識別,圖像分類以及遊戲。他繼續說,「那並不意味著計算機將會思考…」。

如下表所示,本文把研究的職業分成七大類。舉個例子,零售行業的崗位工作包括處理數據、與顧客互動、商品陳列(我們將這項工作界定為可預測環境下的體力搬運)。構成一個崗位的所有工作具有各不相同的自動化潛力,因此我們調查了職員工作一周會在每項工作上投入多少時間,據此估計該行業自動化潛力。

因此,如果真的可以,我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裡?幾年前,Jason Huggins 對機器人的評價,可謂先見之明。機器人,他說,總是在未來。機器人片段一次又一次地中斷,成為現在的一部分;但是,當那發生時,它們不再被視為機器人。上世紀二十年代,我們就將一台現代洗碗機視為一個超級智能機器人;如今,不過是一個洗碗機。

隨著技術不斷發展,機器人和機器學習將進一步影響社會,現在自動化潛力較低的行業也免不了迎來機器的入侵。但是,新技術也可能推動人類和機器人之間更安全、更高效的合作,比如提高建築業的自動化程度。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也有望應用於高度依賴工程師的部門。

如今,那些想法中的很多都變得很常見了。我們不會對亞馬遜的推薦系統或者 GPS 導航思慮再三 ,我們將之視為理所當然。我們或許發現 Facebook 和谷歌的圖像標籤功能很詭異,但是,看到它時,你不會認為那是人工智能。

所有嚴肅的象棋玩家會對陣象棋程序,圍棋菜鳥也是如此,而且在 AlphaGo 獲得成功後,對弈計算機也會延伸到專家層面。這些就是人工智能,他們已經中斷並成為當今世界的一部分。這一過程中,人工智能變化了形態,成為 IA(智能增強):碾壓人類能力的自動化技術開始變得具有輔助性。

我們能否指著某件東西說,「是的,那就是人工智能?」是的,當然可以,我們現在就可以這麼做了。更重要的是,我們將不可能避免地被人工智能圍繞著,甚至在我們知道這些東西人工智能之前。我們將管道、電力視為理所當然之物,我們的孩子將流媒體音樂視為理所當然。我們也會視人工智能為理所當然,當它們在生活中越來越普遍時。

從技術角度出發,考慮哪些工作最容易受自動化影響,能夠讓我們抓住機會,思考員工如何投入工作、數字化平台能如何更好地連接個體、團隊和項目,也能讓高級管理者思考,哪些工作用機器取代人力能夠完成得更好、更高效,因而能夠抽出更多時間找準機器和算法無法取代的人工的核心價值所在——起碼能讓你保住現在的飯碗。

lol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